行业新闻

芯片设计合伙人集结号

2017/03/29

2017-03-24 

我叫董伟,是上海芯海集成电路设计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芯海的主营业务是芯片设计咨询和外包服务,于2017年初并入摩尔精英旗下专业服务事业部(Professional Service BU)。

提起外包服务,大家第一个想法就是软件外包行业。没错,软件外包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已经发展成为年产值上千亿美元、从业人员逾百万的巨大产业,甚至成为印度、爱尔兰和中国某些省份的支柱产业,而芯片设计外包行业还处于萌芽期,就像十多年前的软件外包行业,正处于蓬勃发展的前期。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所长魏少军教授在3月15日SEMICON CHINA 2017的产业与技术投资论坛上介绍,中国芯片设计业目前全行业从业人员的数量约13万人,到2020年,需要将从业人数增加到28万人,差距有15万人之多,而我国高校每年培养的各类集成电路人才数量不到1万。芯片设计专业人才的缺乏会是个长期困扰我国芯片设计行业发展的难题。

人才长期缺乏的现实给芯片设计外包行业带来巨大机会,套用一个当下比较时髦的概念,芯片设计外包某种程度上就是专业芯片设计资源的共享经济,优秀的工程师资源可以在需求公司间自由流动,随市场定价,达到资源的最佳配比。在滴滴盛行之前,用户会担心共享出行的服务质量和安全问题,以及费用是否真的有竞争力,滴滴用事实给了当年的反对者最好的回答。同样,目前芯片设计公司也会担心设计外包服务的质量和信息安全问题,其实这些问题在软件外包行业早就得到完美的解决,软件行业的CMM评估认证体系就是被验证下来行之有效的方法,只是芯片设计行业还需要点时间来适应和接受而已。

当前行业里面略有声望的公司主要是Synapse(印度)和Sondrel(英国)两家,在全国的人数最多不过百人规模,全球的工程师团队不过几百到上千,销售额在1亿美金上下;如果同目前软件外包行业动辄几万人的工程师团队、几十亿美金的销售规模是小巫见大巫。我始终坚信,要在中国做好业务最后还得靠本土公司,但是国内本土的芯片设计外包公司多是一群人数在几十甚至十几的小山头芯片设计外包公司,现金流紧张、管理粗放、交付不稳定一直是这些小公司的通病。本土公司必须跨越规模化和规范化这两座山头,但是这些小公司的创始团队多是技术开发出生,缺乏公司管理和运营的系统化经验,存在先天不足,这两道坎极难跨越。

依托于母公司摩尔精英平台的广阔资源芯海立志要在两年内成为中国最大、最专业的芯片设计外包公司,芯片设计工程师人数超过1000人,涵盖数字验证、数字后端、DFT和模拟版图设计四大业务部门。